而不是传统互联网行业的颠覆者

 新闻资讯     |      2019-06-19 16:54

  “我们希望做生态的‘共建者’,成为大家的‘帮助者’,而不是传统互联网行业的颠覆者。”在2019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刘炽平如是说。

  这是腾讯战略升级后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行业生态大会,整合了以前腾讯每年都会组织的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云+未来峰会以及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三个主要的行业论坛,剑指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两张网”的创新与融合,或者说,腾讯在探索如何用2B的业务生态为2C的产品和服务提供更多的应用场景。

  于是我们看到近两年Pony力推的产品以及出席的活动,几乎都与2B业务息息相关,我们看到腾讯在自己20岁那年酝酿了自己第三次的架构调整——组建2C的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和2B的云与智慧产业群(CSIG)。

  过去二十年,我们开始与世界紧密相连,互联网是我们了解外面世界的捷径。在中国,互联网企业通过对C端的渗透和挖掘,迎来了长达15年的红利期,诞生了市值千亿级的超级企业。但与之相对应的是,相对廉价的劳动力抑制了我们产业发展对数字化的需求,中国的产业互联网,还非常初级。

  腾讯作为一流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在被世界洪流影响的同时,也影响着洪流的走向。

  我想任何一家公司,做出“把自己的地盘给别人使用”这个决定都不会轻松,实践起来就更加困难。起初就连腾讯内部都有很多人想不通为什么要这样做,但用Pony的话说就是,“我们的定位很清楚,希望做连接器,连接外部的服务,……,你只有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能够把最好的服务呈现给用户,只要这个平台发展起来了,其他的一切都会来。”

  结果显而易见,在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腾讯将自己的社交平台、内容平台、支付平台以及技术能力全部开放给合作伙伴,专注做人与人、人与数字内容、人与服务的“连接器”。就连当初郁闷问出“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的王兴,也早就和腾讯走到了一起。

  所谓“文不按古,匠心独妙”,在科技领域,技术研发是衡量一家公司是否具有“匠心”的标准,根据权威机构的数据,腾讯云在中国云计算领域的专利申请数量为3147个,授权量达到1105件,申请量和授权量在中国互联网领域均排名第一。

  腾讯用自己最擅长的C端服务经验和积累多年的技术能力,为所有的合作伙伴提供工具、搭梯架桥。而Pony对腾讯开放的具体要求是,“开放和分享并不是一个宣传口号,也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开放很多时候被用做一个姿态,但是我更理解这是一个能力”。

  如何以核心技术支持产业发展,如何更好地了解行业技术的发展趋势,开源,成为衡量一家公司是否具有“恒心”的标准。腾讯云运行着国内云厂商中规模最大的容器集群,并凭借向KVM贡献的patch数连续两年登上KVM开源贡献排行榜,成为国内贡献度最高的公有云厂商和业界最开放的AI大数据平台。

  “满足客户的需求是我们思考和行动的出发点,”CSIG总裁汤道生在2019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说道,“在产业互联网大厦里,腾讯提供从毛胚房到精装房的各种行业解决方案,让企业不管规模大小、不管需求多少都能拎包入住。”

  在互联网的上半场,腾讯扎根消费互联网,完成了对即时通讯、社交、内容、视频、游戏等各领域场景的覆盖,构建起了完善的前、中、后台技术。在产业互联网时代,腾讯的中台能力,能支撑各行各业构建丰富的业务场景,提升竞争力。

  什么是中台能力?套用汤道生的官方说法,“技术中台包括通信中台、AI中台、安全中台等,数据中台设备包括用户中台、内容中台、应用中台等。”举个例子,利用用户中台,腾讯为车企打造的智慧车销方案,覆盖了售前、售中以及售后全周期,有效提升了车企获客、待客和留客的效能。

  从2010年腾讯启动开放平台战略,到后来做互联网+,再到今天拥抱产业互联网,开放,已深入腾讯的骨 髓。

  进化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以C端起家的互联网巨头们都在谈论一个共同的线B转型,而以相对纯粹的C端业务见长的腾讯在做2B业务时,其路径和逻辑肯定是以C打B。

  作为旅游大省,云南拥有大大小小超过500个A类或非A类景区,尽管“彩云之南”风景明媚,也抵不过黑导游、强制消费和价格欺诈的阴霾,16年年底丽江的打人恶意毁容事件更是将当地的文旅产业推向了深渊。

  要重拳治理,要猛药去疴,旅游乱象可以用行政手段整治规范,但景区管理,却是政府的软肋。怎样才能做好政府、景区、旅行社、商家和游客之间的连接,更好地服务游客呢?

  一中心是大数据中心(也称“大脑”),连接两平台,为云南旅游业良性可持续发展提供支持。

  这个方案后来演变为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个手机游云南”项目,在一部手机内,就可以完成购票、刷脸入园、投诉、扫景点、识花草、看直播、找厕所等操作。

  正如汤道生在2019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所说的那样,“在产业互联网时代,腾讯的中台能力,能支撑各行各业构建丰富的业务场景,提升竞争力。”

  数字化变革的成绩,数据会说线全国旅游投诉平台上,云南省旅游投诉从2017年的第6位下降到2018年的第21位,成为“旅游投诉处理最快的平台”;2018年云南省总接待游客量为6.64亿人次,比上年增长17.1%,但受理旅游投诉却同比下降53%。

  大数据、腾讯云、视频、AI、地图、优图、金融、微信等近30个核心技术团队的投入,以CSIG作为toB战略的对外窗口,其他事业群充当强大的火力军团,腾讯想做的,不过是各行各业的“数字化助手”。

  一路行来,腾讯并不轻松。但对于继续前进的目标,鹅厂是清晰的,用Pony的话说就是,“我想最终极的目标就是没有互联网企业,所有企业可能都是传统企业,但是它们都互联网化了。”

  带来的变化是,零售不止平台电商一条路可选。我们看到以小程序为载体,以社交为血管,以导购为触点的“社交裂变”同样可以焕发出蓬勃的生机。

  数字世界的生态与物理世界的生态在不断趋同,B与C的分界被冲淡,它们的连接变得更紧密、互动更频繁,这是一种全新的生态。从社交、文娱、电商到医疗、餐饮、金融、教育、文旅、出行,从“做自己”到“帮别人”,从“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递进与深化,也是鹅厂自身的成长与进化。

  有人说腾讯只有2C的基因,但事实却是,关于“B与C谁更重要”的讨论本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B、C终会归一。

  以公众号、小程序、支付和企业微信为连接器,腾讯的开放生态从一棵树开始,变成森林。

  中国的互联网人目睹过尚在雏形的汪洋,也经历过狂热与跌宕,他们跑过山巅,也踏过巨浪,然后站在了世界的中央。

  根据《数字中国指数报告(2019)》的数据显示,零售电商的交易额占比达世界总额的42%,移动支付额高达美国的11倍,并孕育了全球三分之一的独角兽公司。

  然而to C市场的高歌猛进,对应的是长期停滞的to B服务。IBM、英特尔、微软、西门子,他们都是各自领域技术标准的制定者和专利被侵犯的集中者,他们的价值优势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稳固,长期稳定、粘度高的企业信息服务足以支撑他们抵御市场的风险变化,这使得他们有精力投入到更核心的技术研发。他们是在不确定性面前依然保持了良好竞争态势的老牌科技企业,也是历经时代风雨屹立至今的常青树企业。

  以市值计,全球前20的互联网企业中有一半是中国的,遗憾的是,我们并没有出现上述那样的常青树企业,中国的产业升级和数字化转型,进展缓慢。

  根据普华永道发布的《科技赋能B端新趋势白皮书》预计,到2025年,T2B2C(T指科技,B指商家,C指用户)模式给科技企业带来的整体市值将高达40-50万亿元人民币,而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的市场规模仅为8.42万亿元。

  众所周知,工业领域不同于消费领域,哪怕是1%效率的提高,也能带来巨大的收益。我们都知道飞机制造有非常多的零部件和线缆组装,在商飞的生产线上有几百个工人在做这个事。以端插项目为例,需要把上千上万的线缆对应插到航空插头中去,而这个插孔不足两毫米,肉眼几不可见,工人很快就要调班,也非常容易出现失误。

  腾讯云为商飞打造的AI助手,让两者融合的想象变成了现实。它将检测人员的经验作为机器学习样本,对复合材料的缺陷进行定位、定性以及定量分析,自动生成检测报告,既提升了检测效率和准确率,又减轻了检测人员的工作强度。

  进入崭新的大数据时代,我们隐约觉得把机器和数据联系起来,似乎是一件挺酷的事儿,行百里者半九十,更不必说腾讯的产业互联网之路,才刚刚开始。

  近日,美国知名行业研究机构Synergy Research发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及全年全球云基础服务厂商市场份额报告,腾讯云在亚太地区增速第一。

  一个容易为我们所忽视的事实是,我们经常高估一年的变化,却低估五到十年的变化。正如薛兆丰所说的那样,“所有带来真正革命的技术,都是一种魔术。”

  © 世界经理人:自1999年创立以来,世界经理人网站(致力于引导职业经理人实现卓越管理,以专业的形象为经理人用户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资讯服务和互动平台。

  “互联网 减”的概念是:以互联网为平台,利用互联网与网络不良信息问题、网络安全问题、网络社会问题、(一信息垃圾和信息污染;二、信息欺诈和信息败坏;三、危害公共信息安全;四、侵犯知识产权;...

  大佬都是人精。他们之前的成功并不依赖于互联网,之所以现在俨然一副拜互联网教徒的pose,无非是意识到了互联网浪潮难以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