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依靠版权、赞助、衍生授权以及票务带来收入

 新闻资讯     |      2019-06-30 20:53

  据《英雄联盟中国电竞白皮书》显示,中国电竞产业的发展仍面临很多挑战,除大众认知度、认同度以及社会价值需继续提升与深化外,电竞赛事在生态建设、商业变现等方面,仍与传统体育存在差距。

  6月27日,中国移动宣布联合腾讯、网易暴雪举办首届电竞大赛,凭借双千兆优势赋能电竞行业。除了游戏厂商,资本市场对电竞的热情越来越高涨。

  “电竞,终将成为一门越来越好的生意。”据腾讯互动娱乐市场平台部副总经理戴斌透露称,从2016年腾讯电竞正式启动算起,商业赞助已从最初的0.6亿攀升至如今的4.4亿,增幅达到633.3%;项目数量从12个增至51个,增幅达325%。但他表示,该项统计数据并不严谨,因为2019年还没有走过一半。

  但据《英雄联盟中国电竞白皮书》显示,中国电竞产业的发展仍面临很多挑战,除了大众认知度、认同度以及社会价值需要继续提升与深化外,电子竞技赛事在生态建设、商业变现、选手培养、生命周期以及产业多元化开拓方面,仍与传统体育存在差距。与此同时,如何为社会大众带来正能量,也是未来电竞产业需要思考和探索的问题。而这无疑是腾讯电竞打通生意经之前,必须重视和解决的问题。

  “任何运动的成熟和发展过程中,都伴随着杂音和一些不理解。”腾竞体育联席CEO林松称。

  在多数人的认知里,电子竞技=游戏。“最开始的时候,很多人认为电竞只是沉迷游戏的小孩子玩的东西。”陈松无奈的说着。

  其实,二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异。网络游戏以体验游戏内容为核心,电子竞技是以竞技对抗为核心,是以智力、反应以及心眼四肢协调能力对抗为主要内容。

  “大众的不理解还停留在十几年前的网络游戏时期,如今越来越多的95后00后日常都在关注着电竞比赛,就像老一辈喜欢足球和篮球一样,我认为这是一个时代的趋势,时间和所有从业者会让大众更能接受电子竞技是一项运动。”ARK电子竞技俱乐部经理超超对记者说。

  据《英雄联盟中国电竞白皮书》显示,电竞用户主要集中在30岁以下的年轻男女。这一年龄段的人易冲动,易发怒并引起争端,需要正确的引导和规范。

  在过去几年中,争议和负面新闻一直与电竞圈如影随形。时常有某某选手、主播因情绪失控言辞激烈爆粗口、违约跳槽以及假赛风波等登上微博热搜。

  “确实整个网络社会会有小部分的粉丝是故意去制造很多矛盾的言论,腾讯第一时间肯定是发挥大多数力量去制止。”腾竞体育联席CEO金亦波表示。

  “像传统体育,一座城市一只球队起码要十年才能够得到认可,电竞还需要时间,但不会很远。我们坚信,主场模式能够跑的通。”虽然对未来充满期待,但腾竞体育联席CEO金亦波坦诚透露,电竞主客场模式仍存在缺失和不足之处。

  首先,电竞线下观众的覆盖与传统体育存在差别,如何去突破容纳更多的人数以及吸引更多观众来到线下比赛现场观赛,将是行业未来持续探索的方向。

  “我们以前梦想过大街小巷讨论的是电竞比赛,这个现在已经实现了。还有个梦想是能够日常带着朋友一起去线下看比赛,而且是个广泛行为,这个路还在慢慢走。”金亦波在群访时对电竞的未来说出了自己的憧憬。

  金亦波认为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最主要的是主客场的优化,包括线下体验的优化。其他方面,比如时间的沉淀,IP的打造等也需要持续优化。

  “其实大众目前的接受率已经很好了,很多项目比赛收看率要高于国内传统体育项目,包括主客场制度。”ARK电子竞技俱乐部经理超超认为,主要还是存在时间不够长,粉丝文化代入感不够,电竞要走的路还很多。

  同时,据《英雄联盟中国电竞白皮书》显示,在推行主客场制度之初,成本及利用率之间也存在着矛盾。

  以英雄联盟为例,据白皮书披露的数据显示,主客场首次投入场地成本约1500万,首次投入设备成本约1000万,年运营成本约500万;主客场利用率由于赛程调整在2018年有所下滑,从2018年最少40天,降至2019年最少30天。

  “电竞最理想的状态当然是和传统体育项目的俱乐部发展模式靠拢,对俱乐部来说,最困扰的就是商业变现以及没有一个特别优秀的商业模式。”ARK电子竞技俱乐部经理也对记者说出了同样的困扰。

  “商业模式的探索,将是保持英雄联盟电竞乃至整个电竞产业稳定及繁荣的关键。”腾竞体育产品及创新业务总负责人白冰对外表示。

  以英雄联盟为例,目前电竞主要商业模式与传统体育一致,即依靠版权、赞助、衍生授权以及票务带来收入。

  根据白皮书提供的数据可以看出,目前英雄联盟赛事收入结构中,版权收入为主要收入来源,其次是赞助商,票务及周边带来的收入仍很有限。

  据腾讯互娱市场平台部副总经理戴斌透露称,腾讯电竞旗下赛事版权授权收入是3.7亿,截至今年6月,该收入突破4.5亿;商业赞助方面,在今年前6个月,完成了33家企业51个合作项目,赞助总额达4.4亿。

  除此之外,据金亦波透露称,腾竞体育也在探索跟游戏联动的商业价值的探索,希望能够1+1大于2。最成功的例子,就是IG皮肤通过电竞情怀额外价值成为腾讯历史上非常成功的皮肤。

  “我们相信电竞有自己独立的价值,但它与游戏打通的时候,它的价值是翻倍甚至以平方数来提升。”腾竞体育联席CEO林松表示。

  据悉,在目前的俱乐部模式下,电竞行业仍是以游戏厂商为主导。“合作模式的话,游戏厂商举行比赛、联赛维持游戏热度和寿命,俱乐部通过比赛成绩、选手包装去吸引粉丝。”ARK电子竞技俱乐部经理超超称。

  记者从超超处了解到,目前游戏厂商与俱乐部的商业分成大部分是没有或者很少,主要还是来自游戏厂商的比赛奖金。

  健康的生态环境必然需要达到各方利益的均衡,这不禁让外界关注起了电竞选手们的生存状况。

  “目前顶端年薪千万级别,底端差不多在10万以上,但行业目前并不算稳定,流动性太大,加上一个项目选手寿命一般在5年左右,后续保障不太行。”超超坦言,大多数选手退役好一点的从事俱乐部管理,或者往直播发展,差一点的就要去赛事方做线下等等。

  在探索商业化的过程中,协调好电竞从业人员及俱乐部的利益也将是整个电竞生态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